今天是: 2020年09月29日星期二
会员登录  注册
分支机构:
  • 北京
  • |
  • 天津
  • |
  • 上海
  • |
  • 重庆
  • |
  • 河北
  • |
  • 湖南
  • |
  • 河南
  • |
  • 云南
  • |
  • 辽宁
  • |
  • 安徽
  • |
  • 海南
  • |
  • 山东
  • |
  • 江苏
  • |
  • 江西
  • |
  • 湖北
  • |
  • 广西
  • |
  • 甘肃
  • |
  • 山西
  • |
  • 陕西
  • |
  • 吉林
  • |
  • 福建
  • |
  • 贵州
  • |
  • 广东
  • |
  • 四川
  • |
  • 新疆
  • |
  • 黑龙江
  • |
  • 浙江
  • |
  • 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
  • |
  • 文化与健康管理分会
  • |
  • 城乡三产融合发展委员会
  • |
  • 食品药品健康专业委员会
  • |
  • 中小企业产业联合发展委员会
  • |
  • 企业党建工作委员会
  • |
  • 培训部
  • |
  • 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
  • |
  • 财经工作委员会
  • |
  • 健康养老产业专业委员会
  • |
  • 中医药康养工作委员会
  • |
  • 标准化建设委员会
  • |
  • 城乡一体化工作委员会
  • |
  • 社会责任研究发展分会
  • |
  • 零售业市场秩序管理专业委员会
  • |
  • 职业教育管理专业委员会
  • |
  • 应急保障工作委员会
  • |
  • 智慧城市工作委员会
  • |
  • 清洁能源产业发展委员会
  • |
  • 智能物联产业发展委员会
  • |
  • 矿业稀土管理委员会
  • |
  • 安全管理专业委员会
  • |
  • 传统医学研究委员会
  • |
  • 红色文化产业发展委员会
  • |
  • 新型城镇化建设指导委员会
  • |
  • 物流供应链委员会
  • |
  • 数字金融专业委员会
  • |
  • 应急管理工作委员会
  • |
  • 好项目智慧服务管理委员会
  • |
  • 基层治理工作委员会
  • |
  • 农畜牧产业管理委员会
  • |
  • 美业发展工作委员会
  • |
  • 区块链工作委员会
  • |
  • 大宗商品交易管理委员会
  • |
  • 文化产业委员会
  • |
  • 药品检查自律工作委员会
  • |
  • 行  业:
  • 商业
  • |
  • 供销
  • |
  • 物资
  • |
  • 农资
  • |
  • 粮食
  • |
  • 食品
  • |
  • 医药
  • |
  • 煤炭
  • |
  • 钢铁
  • |
  • 木材
  • |
  • 物流
  • |
  • 汽车
  • |
  • 有色金属
  • |
  • 流通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培训 > 教育杂谈

    安徽长丰女童被生母殴打虐待事件追踪

    作者:未知来源: 新华网更新时间:2020-09-09点击次数:

      近日,安徽长丰县发生10岁女童被生母殴打虐待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专家建议,亟须构建家庭保护和相关部门日常监管、专门救助相结合的儿童保护长效机制,克服家暴虐童案中的隐蔽性难题,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亲生母亲疯狂虐待孩子

      9月2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反映安徽长丰县吴山镇一名10岁女童被亲生母亲长期虐待。网帖称,女孩妈妈多次用绳子鞭打和火钳烫伤女孩,而且威胁她不许告诉别人。女孩父亲对此不闻不问。网帖配发多张女孩伤口照片,创口血斑淋漓,令人无法直视。

      记者近日前往长丰县进行走访,受害女童小梅(化名)的老师介绍,最初是小梅的同学发现其身上伤口。经询问了解,这位老师看到小梅伤口渗出的血已经让伤口和裤子粘在一起,触目惊心,让人心疼。她带小梅去了学校附近的社区卫生室。同时,学校也立即报警。

      “2日上午,一个女老师带着小梅来了。我看到孩子身上的伤口一道接一道,皮肤都被打烂了。”接诊的医生告诉记者,她检查了小梅的伤口,但因伤情较重卫生室处理不了。最终,小梅被送去了医院。

      而据小梅老师介绍,这已经是学校今年以来第二次因为小梅被虐待而报警。

      今年6月,学校老师发现该学生身上有伤,了解到是孩子母亲郑某殴打所致。老师劝说郑某教育孩子不能粗暴殴打,但郑某无视劝阻。随后,学校联系镇妇联和派出所共同对郑某进行教育训诫。由于当时孩子伤势轻微,郑某承诺不再殴打孩子,同时考虑到郑某当时怀有9个月身孕,认错态度较好,未予以法律处罚。

      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在这次相关部门介入后,作为亲生母亲的施害人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6月发现郑某打孩子之后,我到她家去了很多次。没想到她又打,而且打得更重了。”小梅所在村的村干部说,小梅父亲周某今年38岁,母亲郑某29岁,家里有3个孩子,小梅是老大,还有一个妹妹和两个月左右的弟弟。

      多方介入援助,受害女童妥善安置仍是难题

      记者在小梅家看到,她家是两进的砖瓦平房,中间是一个院子。门前长满了杂草,一些柴火凌乱地堆在屋前。屋内陈设简单,大都是些旧家具。

      据村民反映,郑某也是本村人,今年29岁。初中毕业后不久,就和周某结婚成家。郑某结婚前后都没有稳定工作,只短时间打过一些临工。她和周某结婚后很快就有了第一个孩子,也就是小梅。

      长丰县妇联副主席梁燕说,孩子目前不适合继续和父母一起生活。3日,小梅从医院返回爷爷奶奶家中,由爷爷奶奶照顾。

      记者在高岗村见到了小梅的爷爷奶奶,两位老人都已70多岁,靠种地、养两头牛为生,住在前后两进低矮的平房里。

      长丰县吴山派出所所长王化格说,目前郑某对小梅仍有监护权。即使郑某被依法剥夺监护权,妥善安置小梅也很困难,因为小梅爷爷奶奶已经70多岁了,有无监护能力是个问题。另外,他们家三个孩子,其他两个孩子会不会也被殴打虐待,尤其是最小的孩子仍在哺乳期。这都是目前面临的难题。

      家暴虐童隐蔽性强 亟须构建儿童保护长效机制

      “家暴虐童案隐蔽性强。”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主任姚炜耀说,民政、妇联等相关主管部门应尽快研究制定具有可操作性的救助指导手册。一旦发现家暴虐童迹象,基层工作人员可根据该救助指导手册,第一时间介入处理,从受害人临时安置、法律援助、心理辅导等方面提供支持。

      安徽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少军分析认为,家暴虐童案首先外界很难发现,相关部门发现并介入后也不可能时刻盯在孩子身边。在小梅这一案件中,相关部门介入后,虐童问题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愈演愈烈。妇联、民政等相关部门应严格落实跟踪家访制度,与受害人、周边居民等保持信息畅通,以专业化防范和救助水平克服家暴虐童案隐蔽性难题。

      受访专家认为,基于儿童的特别弱势地位,亟须构建家庭保护和相关部门日常监管、专门救助相结合的儿童保护长效机制。尽管近年来未成年人保护在法律法规层面趋于完善,但仍需进一步为防治虐待儿童提供托底性的制度保障,切实为受虐儿童提供长期保护与支持。


    未经本网站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凡侵犯本网站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网站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精选图片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评论内容:


    教育培训
  • 协会概况
  • 协会动态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商务合作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返回顶部
  • 主管:国务院国资委 业务指导:中宣部中国政研会 运营管理中心:中国流通行业管理与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政研室网络信息中心
    中国流通行业管理与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7973号-1